弃之不顾 任之不理

“是SL吧,我要,向你道歉。”

“耽误你最重要的那几年,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后来我去了五中,依旧过的很烂。花钱很多,学习没有变好。”

“我和那些人一起吸烟喝酒打架翻墙逃学,我糟糕透了。”

“没讨厌过你,有点喜欢。”

“有缘再见。”


沈路突然惊醒,手中的酒瓶已经被陈谌抽走了。

“还在想电台里那个来线啊,”陈谌喝了口酒,皱了下眉,“你该醒了。”

沈路不说话,侧着头缩在臂弯里,过了会儿蓝白色棒球服袖口被洇湿,蓝的更蓝,白色有点脏。

“别哭了,有希望么能。”陈谌掏出钱包准备结账,“你好好儿清醒一下,待会儿去我家吧。”


等陈谌回来时正撞到沈路眼神迷离看着身前的男人,没出息的从凳子上滑下来,酒精让大脑变得迟钝,...

© 啊衮 | Powered by LOFTER